波尔多期酒周今日开幕 | 浅谈期酒投资
时间:2018-04-09 13:55:38 来源:酒斛网vinehoo.com 作者:酒斛网Gardenia编译
一年一度的波尔多期酒周今日正式拉开帷幕,每年这个时候,成千上万来自葡萄酒界的品鉴家集聚波尔多。是时候详细盘点一下这个世界举足轻重的葡萄酒产区与整个行业和其未来发展之间的关系了,接下来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今年波尔多将如何维持其葡萄酒界“老大哥”的地位。

一年一度的波尔多期酒周今日正式拉开帷幕,每年这个时候,成千上万来自葡萄酒界的品鉴家集波尔多。是时候详细盘点一下这个世界举足轻重的葡萄酒产区与整个行业和其未来发展之间的关系了,接下来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今年波尔多将如何维持其葡萄酒界“老大哥”的地位。

图片来源:Christophe Bouthe

背景:前不久在芝加哥(Chicago),由波尔多列级酒庄联盟(the Union des Grand Crus de Bordeaux)组织的一次2015年份列级葡萄酒品鉴会上,饮家们品鉴到了来自波尔多地区90多个酒庄出产的红、白葡萄酒及甜型葡萄酒。(五大一级庄没有参加本次品鉴会。)

注:波尔多列级酒庄联盟旗下有130多个成员,包括波亚克、圣朱利安、玛歌、波美侯以及圣埃美隆等地区最著名的一些列(特)级酒庄。

关于2015年份

对于2015年份,绝大多数酿酒商都表示很满意,甚至可以说为之兴奋,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这个年份春夏季的理想的天气。

来自佩萨克-雷奥良(Pessac-Léognan)史密斯拉菲酒庄(Château Smith Haut Lafitte)的Fabien Teigen回忆道:“2015年的生长季节真的很令人愉悦,而且非常地顺利。一整年天气都非常完美,我们享受着很从容的时间安排。9月份一整个月我们这个地区都没有降雨,这对于我们来说非常重要,因为这样我们就可以按葡萄生长的情况开选择采摘日期而且不用去担心腐烂问题。”

波美侯Château Clinet酒庄庄主Ronan Laborde也说道:“ 2015年的6、7月天气干燥、阳光充足,恰恰在8月份又出现了一些降雨,使得葡萄叶子生命力被再次激活,这也充分地反映到该年份的葡萄酒中。Clinet酒庄在9月中旬便开始了采收工作,我们收获到了‘皮薄汁多’的果实,它们在酿造过程中出汁率很高。一切都那么美好,果实好、复杂性也好,而最重要的是,还有波美侯这块风土特有的鲜美口感。”

大多数酿酒师把2015年和优质的2009年份进行比较。 波亚克碧尚男爵酒庄(Pichon Baron)的技术总监Jean-René Matignon说道: “2015年与2009年很相似,但酒精度稍低,不过2015年份更有魅力,而且平易近人,绝对有再陈年二三十年的潜力。”他对自己酒庄2015年的风格也非常满意。

波尔多列级酒庄联盟的主席Olivier Bernard也评论道:“2015是自2009和2010之后最好的年份。”他认为白葡萄酒将在未来5至10年内达到最佳饮用期,因其酸度较2014年更低。此外,Bernard还表扬了2015年份的红葡萄酒,他说:“对于红葡萄酒来说,2015年气候温暖,是一个很棒的年份。而就个人观点,我认为它优于2009,与2005相当。我现在很喜欢开启饮用2005年份的红葡萄酒,因为这些酒正进入适饮期、非常有魅力。” 当被问及对2015年份葡萄酒的未来发展有何看法时,他说道:“我认为他们10年后将会是非常可爱的葡萄酒。虽然我不确定20年后他们会不会变得更好,但可以肯定的是10年后他们一定会很可爱。”

Bernard同时还是佩萨克-雷奥良地区的骑士酒庄(Domaine de Chevalier)的所有者,所以他的看法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该地区其它酒庄红葡萄酒的情况。

而波尔多其它地区的很多酒庄还称这个年份的陈年潜力至少达20年。其中以碧尚男爵和碧尚女爵酒庄为首,此外还有波亚克的克拉米伦庄(Clerc-Milon)、圣朱利安的的波菲酒庄(Leoville Poyferré)、拉格喜庄园(Lagrange)以及龙船酒庄(Beychevelle)等都对2015的陈年潜力颇具信心。

2015年份红葡萄酒的饮用高峰期应该为接下来的10-15年,优秀的代表还有圣埃斯泰夫的柯斯•拉柏丽庄园(Cos Labory)、利斯塔克(Listrac)的克拉克酒庄(Château Clarke)、玛歌产的力士金酒庄(Lascombes)、格拉芙的黑教皇(Pape Clément)、以及佩萨克-雷奥良的奥利维尔酒庄(Château Olivier)、骑士庄园(Domaine de Chevalier)、佛泽尔酒庄(Chateau de Fieuzal)。如果要找性价比高的产品,可以关注一下柯斯•拉柏丽庄园、帝比斯酒庄(Chateau de Pez)、荔仙庄园(Chateau Prieure-Lichine)以及佳得美酒庄(Château Cantemerle)。

近年来的“好年份”

从一个酒商的视角来看,取得成功的不仅仅只是2015年份。全球知名葡萄酒拍卖行施氏佳酿(Zachys)的Jeff Zacharia解释道:“毫无疑问,波尔多葡萄酒在2014、2015和2016连续经历了前所未有的‘成功三重奏’年份。

在波尔多葡萄酒的受欢迎程度不断下滑、欧元贬值、美元强势的情况下,2015年,重回经典、富有魅力的2014年份期酒被发布了(这个年份的葡萄酒已经开始在美国市场流通了。当然,2014年份能取得成功俨然是由于其性价比高)。接下来两年,备受赞誉的2015和2016年份也随之发布,波尔多通过期酒又重新刮起了一股潮流旋风——尽管还没有达到之前2009年和2010年份的那种火热程度。”

Zacharia补充说,“2014年份是可以“捡漏”的年份。2014被明智的买家们认为是最值得购买的波尔多年份之一,如凯隆世家(Calon-Ségur)、拉寇斯酒庄(Grand-Puy-Lacoste)、玫瑰庄园(Montrose)、靓茨伯庄园(Lynch-Bages)、柏菲玛凯(Pavie-Macquin),还有波美侯产区的卓龙庄园(Trotanoy)、老色丹(Vieux Chateau Certan)等酒庄。”

来自Justerini&Brooks公司的Tom Jenkins也同意这一观点。他说:“2014年是很好的选择,这个年份的葡萄酒纯净、层次分明,真的物有所值。同时我们还认为,波亚克和圣朱利安产区一些酒庄的2015年份被忽视了,这里有一些很好的葡萄酒,价格也非天文数字:如雄狮庄园(Léoville Las Cases)、宝嘉龙(Ducru-Beaucaillou)、碧尚女爵(Pichon Lalande)、拉寇斯酒庄( Grand-Puy-Lacoste)等。

 

同一酒庄不同年份:2011(浅灰)2012(橙色)2013(灰色)2014(黄色)搜索率对比图,今年2月份以后,2015(蓝色)年份搜索率遥遥领先 图片来源:Wine-Searcher

此外,Wine-Searcher的价格数据也证实了这一点。2016年期酒均价大幅下跌至272美元的低点,随后轻微震荡至今日的292美元均价(此前期酒的初始发布均价为540美元左右),而这一价格仅是波尔多名庄酒整体均价(600美元)的一半左右。

一直以来,Wine-searcher 用户对2014年份波尔多葡萄酒保持很高的兴趣,从上图表格可以看到,其搜索率一直保持第一,但近期,所有的年份都被大肆宣传、万众期待的2015年份赶超。2015年份的月搜索量从去年9月份的8万次左右,跃升至今年2月份的14万次。

所以,在讲到好年份时,有酒商熟练地如是总结:“品质年份:2009、2010、2015、2016,性价比年份:2009、2012、2014!”

性价比年份

“2015年是五星年份,有品质作为坚实的基础,所以2015年的价格比2014年贵得多!” Bernard说道。

不尽人意的2013年份期酒价格发布后,接下来几个年份波尔多各类型的葡萄酒或多或少都涨价了。Château Olivier的Alexandre de Bethmann说道:“所以,2013年份是近年波尔多期酒中价格最低的。”

据Wine-Searcher数据显示,过去五年中,相较于左岸酒庄,圣埃美隆和波美侯右岸葡萄酒价格上涨幅更大。

2012年以来,尽管涨幅不如右岸迅猛,圣朱利安、圣埃斯泰夫、和玛歌产区葡萄酒的均价也都在上涨。然而,奇怪的是,波亚克产区列级庄葡萄酒均价却从370美元左右的高点跌至350美元。

大多数生产商预计2016年份葡萄酒价格将出现小幅上涨,而克拉米伦庄(Clerc-Milon)的Laurent Fresse则表示,他们的定价“取决于市场”。

来自中国的一家酒商公司市场销售总监也证实:“与勃艮第相比,波尔多葡萄酒目前的价格似乎相对合理,而且有市场上还有大量达到适饮期的葡萄酒在流通着。”

话虽如此,比勃艮第的葡萄酒价格低,并不一定能让波尔多葡萄酒在市场上取得优势。正如Zacharia所警告的那样:“波尔多最大的威胁其实是他们自己,且不说因Robert Parker不再担任该产区酒评工作而带来的损失,他们还得面对来自互联网以及年轻一代的意见领袖的影响。如果定价脱离实际,就会重蹈2010年份的覆辙,波尔多葡萄酒将再次失去市场份额,并将失去他们的消费群体。”

Staempfli也表示同意:“酒庄们必须要做好价格策略!他们必须控制好库存,不要盲目自大。如果像Latour酒庄这样的定价过高,消费者不一定肯支付这么大幅度的溢价。其实目前我们仍有很多没有消耗掉的期酒库存。波尔多产区还必须继续加大宣传力度、多举办品鉴活动、支持当地酒商的工作以加快商品的流通速度。”

当被问及定价是否失衡时,Staempfli回答道:“是的,它现在已经过度吹嘘,市场需要更合理的定价。2017年份产量低,库存将很快被消耗,故定价将会有所增长。接下来的价格走势大体是这样:2014年份价格将会持续上升,2013年将会回落,2012年份右岸上涨、左岸呈下跌趋势,而2015和2016年份都将会继续涨价。”

接下来Jenkins回答道:“是,也不是。有些酒庄很明智,但有些酒庄显然没有遵循市场规律。现在的客户对品质和价格都非常了解,这就是为什么即使2015年和2016年份的期酒定价都非常合理的情况下,大多数酒商也只能做好40-50个品牌的销售。而在这之外,波尔多其实还有很多同样非常优秀的葡萄酒,但是如果它们定价不够合理,消费者就不一定会购买。不幸的是,很多酒商仍然在执行一些酒庄不合理产品定价,虽然这种趋势似乎也在扭转。”

那么,谁做对了呢?

 

无论是从定价、市场还是酒质本身,鲁臣世家(Rauzan-Ségla)是就做对了的酒庄之一 

图片来源:Millesime

Zacharia说道:“在过去10年间,我品尝过无数款波尔多佳酿,如果要问我喝到过哪些让人惊叹的酒时,我的问答肯定不止是像侯伯王(Haut-Brion)这种闻名遐迩的名酒,还有更多性价比更高的酒庄,如高柏丽(Haut-Bailly)、骑士庄园(Domaine du Chevalier)、史密斯拉菲、黑教皇等。如果是现在的话,我会说是丽嘉红容颜酒庄(Les Carmes Haut-Brion),这款酒完美表现了佩萨克-雷奥良的风土,却在酿酒风格和细腻的口感上标新立异,是一款值得关注的未来之星。”

然而,正如Jenkins所说:“大公司仍然占尽优势,风土和历史是显然是非常重要的。不过最近我们也看到了新的人事任命改变命运的例子。碧尚女爵的Nicolas Glumineau、卡农酒庄(Chateau Canon)和鲁臣世家(Rauzan-Ségla)的Nicolas Audebert带领已然是顶级庄园的酒庄更上一层楼。当然,这当中还有不乏在酿酒风格和特色都拔得头筹的拉弗尔酒庄(Château Lafleur)、里鹏(Le Pin), 紫杉(L'If),欧颂(Ausone), 柏图斯(Petrus), 老色丹(Vieux Château Certan)等酒庄。”

Staempfli表示同意。“卡农酒庄、鲁臣世家、木桐酒庄的市场需求比较稳定,而拉菲酒庄的市场又开始紧缺。宝得根庄园(Pontet-Canet)、白马庄园(Cheval Blanc)的白葡萄酒由于数量有限,也相当有吸引力。爱仕图尔(Cos d'Estournel)和玫瑰山庄因其合理的定价也斩获了很好的口碑。酒庄们真的需要明白,酒商需要更有效的机制来销售和分销这些美酒。”

总而言之,Staempfli说:“列级庄会不断勇往直前。但布莱伊(Blaye)、布尔区(Côtes de Bourg)、拉朗德-波美侯(Lalande-de-Pomerol)这些卫星产区仍然缺乏推广,需要找到市场切入点来推动这些产区的发展。我们同时观察到一个奇怪的现象:畅销的品牌要么是非常贵,要么很便宜,中端的葡萄酒很难卖出去,除非它们真的非常有特色。”

新兴市场

美国和欧洲一些国家(如比利时、德国等国)仍然是波尔多葡萄酒重要的出口市场,与此同时,生产商们也在寻找新的出路。拉里•奥比昂酒庄(Chateau Larrivet Haut-Brion)60%的产量都用于出口,其中美国仅占其中的15%份额。该酒庄的市场营销和公共关系总监Émilie Gervoson说起,她最近去了一趟柬埔寨和越南开发那边的市场。

Laborde也提到,“香港、比利时和法国的市场份额有所下降。为什么法国也在其中?我认为法国的市场太成熟,竞争过于激烈,波尔多葡萄酒只是众多名酒的选择之一。同时,我们也不再在超市渠道花费过多精力,转向定位向世界各地的餐厅提供直供服务。”

Bernard认为:“美国是一个强大的市场。由于在这个市场上有部分分销商变得更加强大,所以市场也在不断重组。但其实在这个市场上我们可以做得更好。一些美国人认为波尔多的葡萄酒太贵了,但其仅占波尔多葡萄酒的小部分。我想说的是,此次在品鉴会上展出的94家酒庄当中,有85%酒庄葡萄酒的价格都不高。而其余的那二三十家酒庄的葡萄酒价格一直都不菲,但是在波尔多总共有6000多个酒庄。”

据Hirsch说,香港市场的需求也在下降。他说道,“就中国大陆市场而言,出现需求增长的都是一些二三线城市。那里的消费者有购买力,对葡萄酒的兴趣也越来越大,不过无论在哪里,大多数人都是从喝波尔多葡萄酒开始入门的。”

Staempfli表示,除此外还有另一个新兴市场。“我们会想到是东南亚市场,同时我们对千禧一代的兴趣也在增长:他们对自己的父母一直在喝什么感到好奇,但父母那一代所喜欢的风格不代表当今年轻人的生活方式,或许他们不再迷恋新世界那种果味突出奔放的风格,而是喜欢传统的优雅细腻风格。

关于气候变化

如果非要指出2015年份波尔多葡萄酒存在什么问题的话,那就是高温导致了葡萄果实过于成熟、酸度略低。虽然这不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但在很多波美侯和圣埃美隆地区的酒款中都很明显:它们颜色深沉、奔放,但通常缺乏平衡、和谐和细腻口感。一些苏玳地区的酒款也表现出相似的特点。

这让我们不得不面对气候变化带来的相应问题。我们可以观察到,2014年和2016年是凉爽的年份,2015年和2017年是相对较温热的年份。Bernard指出,1975年之前,波尔多葡萄酒的白葡萄酒产量多于红葡萄酒,时至今日,红葡萄产量占整个产区的88%,白葡萄酒产量仅占12%。正如他所说:“全球变暖意味着我们现在拥有的比过去更成熟的葡萄酒,酒精度数也不断在增加。”

“以圣埃美隆为例,” Bernard继续说道:“在圣埃美隆,主要种植的品种是梅洛,种植者们在今天就必须考虑到,他们今天是为未来40年而种的葡萄藤;如果换做我的话,我会种选择种植更多的赤霞珠和品丽珠。而在梅多克和格拉芙的一些地区,种植者们则需要做一些实验后才考虑长期种植什么品种。”

Laborde也指出,“随着科技的进步,我们克服了一些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相较于2005年前后,波美侯地区这几年来在葡萄酒种植和酿造方面取得了更大的成功,出品日趋优雅。”

Jenkins也接下话:“长期来看,全球变暖可能是个问题。而更麻烦的是,过度成熟比不成熟更可怕,波尔多将失去酿造低于14%酒精度葡萄酒的能力。”

展望未来

Hirsch说道,“全球经济商业化对波尔多的酒庄品牌构成了严重的威胁。除了少数几家(主要位于右岸)的知名生产商之外,我相信波尔多其它酒庄得将更努力来恢复其之前的形象。” 

Zacharia还谈及波尔多面临的另一个潜在问题。“对于消费者来说,有太多的选择了。他们可以轻易地在网上寻找替代品。而几年前的情况并非如此,消费者通常会选择相信酒商、侍酒师或者葡萄酒评论家的第一手意见。”

不过,正如Jenkins所总结的那样:“目前,就葡萄酒的质量和数量而言,世界上还没有其地任何区能对波尔多构成威胁。他们最大的威胁来自自己。如果他们的定价策略出错,他们就会冒着砸掉自己品牌和声誉的风险。”


来源:wine-searcher

编译:酒斛网Gardenia

原文链接:

https://www.wine-searcher.com/m/2018/03/the-bordeaux-report


微博评论

用户评论

  • 周热门
  • 月热门
乐蒙哈榭奖首次来到中国,两大类别奖项揭晓
11月29日,2018年度乐蒙哈榭奖(Prix Le Montrachet)于上海揭晓,侍酒师武肖彬(乔尔·卢布松美食坊)荣获威望类大奖,侍酒师张聪(诺莱仕游艇会)则摘取杰出类大奖。 11月29日,2018年度乐蒙哈榭奖(Prix Le Montrachet)于上海揭晓,侍酒师武肖彬(乔尔·卢布松美食坊)荣获威望类大奖,侍酒师张聪(诺莱仕游艇会)则摘取杰出类大奖。

分享长微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二维码由 Jiathis 提供

分享长微博
返回... 打开微信,点击界面右上角魔术棒,选择“扫一扫”,手机上打开后点击右上角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