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道
首页 酒斛网

一位资深文艺男的酒标狂想曲

小非 2016.08.05

沈老师此次特地引进外援——小非,一位资深文艺男写了这篇酒标狂想曲。作者旁征博引,音乐,艺术和葡萄酒的跨界信手拈来,希望亲爱的读者你们也会喜欢这样的天马行空。

除了面膜、拼团水果和鸡汤,

前阵子是这款酒刷了我的朋友圈。

猎奇心切的我,

用Wine-Searcher查了半天都没找到它的来历。

而相关的公众号文章点击进去又是这个德性:

显然是因为图左的这位帅冠了全场,

引发了右面几位的妒忌。

情绪管理真是太重要啦。爱国都应该理性!

我也愉快地决定放弃, 就像徐志摩说的:

你无须讶异 也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迹 

因为经验告诉我,

这类直接“卖头像”的低层次创意酒标设计,

往往是为了掩盖酒质的平庸无奇。

牛逼酒的套路

那么问题来了,

大多数时候,当你面对一堆酒瓶无从取舍,

怎么可以一眼摘出牛逼酒?

嗯,这种风格就有点像了

还有这种

这种简朴整饬波澜不惊,价格却是屌炸天

还有这种,低调中透出淡定,

有手写的自信,就有手撕的实力

相反,

缺乏创意的花里胡哨繁文缛节,

其实是在静静地大写一个单词:

LOW

但凡事总有例外(打脸)

下面来插播一下例外:

也有牌子拉来颜值高的已故名人来作招牌。

比如这支:

玛丽莲梦露酒,每年用一张女神的照片做酒标,当然是经过官方授权的。据喝过的外国酒友说,口感相当不错,果味充盈,当然,只是好的餐酒,还谈不上Fine Wine。它用的葡萄品种用《杯酒人生》里迈尔斯的话说就是:

I don’t drink f*cking Merlot。

呃,说梅洛就好了。

不要这么情绪化。

多少人从这部Sideways中,

学会了各种品酒的套路,各种装逼。

说到电影主题,奥斯卡名导弗朗西斯.科波拉“导而优则酒”。先是收购了Napa Valley的名庄Rubicon,后来索性自己在Sonoma产区买地,建了家同名的酒庄。

酒庄有个平价系列的酒,叫Director's Cut,有赤霞珠、仙粉黛、两者混酿、霞多丽等品种,平价酒不坏,浓郁、直接,挺大美国范儿的。特别是里面那支仙粉黛,笔者很喜欢。原先沪上有某酒公司做过总代,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被砍掉了。

而上面这支Barolo酒就比较小众了,似乎只在挪威有卖。一查之下,是挪威黑金属乐队Satyricon的主唱Sigurd Wongraven的定制款,原来如此。

这哥们除了意大利酒,还定制过暗黑风的香槟,但依然是这个酒标比较有视觉冲击力。 

酒标上的这位和电影《潘神的迷宫》里的潘神如出一辙。第一个年份是07年,而电影上映是06年。不言而喻。

不过有渊源也说得通,Pan也好,Satyr也好,在希腊罗马神话中都是指半人半羊、贪杯好色——主要是好色的牧神。

印象派音乐大师德彪西的开山之作,交响诗《牧神的午后》描写的就是它喝得醉醺醺然后追逐林中仙女的场景。音乐朦朦胧胧,如梦似幻,说是一个宅男loser在午后自己一个人在静静地思念小电影也未为不可。

此外,Wongraven本人的style也是醉了,活脱是《潘神迷宫》导演Guillermo del Toro执导另一部剧集《血族》里的主角之一。

嗯……该主角在第一季里就变成了吸血鬼了。

酒标上的艺术品

酒标上最常见的艺术品还是各种动物画,比如Barolo的名庄La Spinetta的酒标,有狮子、有犀牛。两幅画作都是德国史上最强画家——丢勒画的素描。

丢勒去过意大利学习,和拉斐尔做过笔友(没有做过基友,因为两个人似乎面都没有见过),但却没有见过犀牛。牛人牛就牛在这个地方,他于是硬是根据哪一本书上的插图加上自己想象推理画出来的。

虽然粗看十分写实,但头颈上的角就有点玄幻,似乎在叙说:酒里不但有单宁和酸度,还有异国的香气。

也是意大利。在托斯卡纳有一家不错的Castello di Querceto酒厂有款旗舰酒Cignale,酒标是只素描野猪。

这倒不是名家画的,但野猪是实实在在的,它们自由自在滴生长,在托斯卡纳乡间蔓延成灾。

由于野猪的赏鉴力非凡,经常在葡萄成熟季到田里挑最好的葡萄糟蹋,所以每年秋天,除了收获酿酒,还有打猎,像生产著名的西施佳雅的圣圭多酒厂,田里打来的野猪肉是酒的绝配。

巴洛克作曲家维瓦尔第《四季.秋》中的一个章节就是描写猎狗汪汪、鸟铳一阵齐发,野猪惨叫的重口场景。

而另一家托斯卡纳酒厂Argiano,索性把自家的一款超级托斯卡纳IGT取名为“Solengo”,意思是“孤独的野猪”。话虽如此,该酒却是百大名酒榜单上的常客,并不孤独。

原来“小王子”和葡萄酒也有点渊源

卡通画酒标也是常有的,

不过下面这支却大有来历。

它的画中人,那个飞向天际的金头发小人儿,是安东.圣艾克絮佩里(Antoine de Saint Exupéry)笔下的“小王子”,一部至今还在感动着成人以及孩子的经典。

童话小说《小王子》的主人公,是来自长着玫瑰和猴面包树的小行星B612上的来客,而这只名为Asteroide的膜拜酒,也是地地道道的异类。

这款罕见的佳酿又是上面那位长得像《哈利波特》里巨人海格的Didier Dagueneau的作品,他从1993年起,在Pouilly Fume实验性地培育了10列不嫁接砧木直接种植的长相思,然后又用了他极限回归原生态的酿造方法,每年成品产量不超过500瓶,有些年份甚至低于200瓶。

我曾经有幸喝过,那浓郁的芬芳哟……其实是在梦里。

这只酒应该是当今世界上最贵的长相思酒,没有之一。

另一个为“小王子”粉准备而不需要那么辛苦打工搬砖赚钱的酒是这支:

虽然这个玛歌村的列级庄和小王子之间的唯一关系是酒庄名字后缀中的Saint Exupéry:它历史上一度由Antoine的爷爷、老伯爵Jean Baptiste de Saint Exupéry购入,从而把自己的姓氏加了上去,但很快到了Antoine父亲那辈就家道中落,又把酒庄拍卖给了别人。如今的经营者Zuger家仍认为自己和驾机牺牲在茫茫大西洋上的“小王子之父”圣艾克絮佩里存在着冥冥中的联系。

他们引用了作家的格言来表达自己的酿酒哲学:

We don't inherit land from our ancestors, we borrow it, rather, from  our children.

我们的土地与其说是从祖先手里继承来的,毋宁说是从我们的下一代那里借来的。

好励志,而且喝得起。

2015年它家的期酒WA评分93-95,JS评分97-98,竟然开出了376英镑一箱的良心价。

果然第一轮就被抢光咯。

我赞赏的酒标

回到前话,我并不是说必须要黑白两色的“性冷淡”风格才能彰显好酒,酒标中引入艺术元素,只要创意得当,同样能够妥妥的得到我的赞赏。

例如:

 

在这种时候,酒标成了宣言书、宣传队、播种机,和酒本身一道,强烈地在传递酒庄的价值。

眼尖的小伙伴当然知道上面两款酒。

木桐不用说,这个毕加索画的酒神祭老经典了。

而第一个是Pouilly Fume产区的膜拜款,

国内一出现货源就会被抢。

它的Wine-maker,还是上面那位海格,

哦不,Didier Dagueneau。

2008年,这位生性爱好冒险的现象级人物,和小王子作者一样,因为驾驶飞机失事,不幸去世。真是一语成谶。

他家还有款这个,一样贵且少得妥妥滴。

酒标所用的图,看似不知所云,实则是一万七千年前法国Lascaux洞窟的史前壁画。毫无疑问,是已知各种葡萄酒酒标中,采用的最老的人类绘画作品。

定睛凝视,你会发现其中充满着洪荒的原力感,以及在狩猎大祭中的迷幻高潮,或许正代表着已故前庄主一生追求的东西。

尽管如此,还是有小伙伴会说:

有没有买得起的酒来说一说?

有!!!

这算是DD家的基本款了,

虽然也好歹要三四百块人民币了,

惹得JR吐槽贵。

本款酒标又出了花头,

不是史前绘画,

不是古老马赛克拼贴,

不是小王子,

而是一页乐谱

(这也能看得出来,我真是服了自己了)。

上面写的是什么音乐呢?

推理的过程永远要比推理的结果有趣的多。

不是欢乐颂、

不是什么世界名曲,

只是Didier一个音乐家朋友,

为小号和圆号(又叫法国号)写的变奏曲。

你说你为什么不印欢乐颂?

德沃夏克第九交响曲也行啊!

酒标传递的价值观,你Get了吗?

依旧要回前话:酒标是围绕某个核心理念设计出来的,目的是承载表达酒本身的特点,所以好的酒标,不是为炫而炫,为装而装,一切都取决于酿酒者心心意意要传递的关键信息是什么。如果霸王硬上弓就是不伦不类故意要上头条的节奏了。

然并卵。

当然,任何一种强烈的风格,不是每个人都会喜欢。

比如下面这个:

这个Barolo的酒标上醒目的写着:

“没有橡木桶,没有贝卢斯科尼”

或是这个:

 对此,政治正确者一定会瞥起嘴巴,

圣母们更会强烈关注人权状况。

其实不过是无伤大雅的玩笑,

打屁股是村庄的谐音罢了。

最后说一个让我念念不忘、自行脑补出情怀的酒标:

上面所画的老人是圣者克里斯朵夫,旅行者的保护神,他曾经背负着一个小孩子过河,却在中流发现背上的乘客沉重无比。

我每次看到这个酒标总是回想起自己中学时读过的傅雷先生翻译的音乐长篇小说《约翰克里斯朵夫》的结尾描述了圣者克利斯朵夫的左肩上扛着一个孩子渡河:

人们长时间的嘲弄他,笑他。随后,黑夜来了。他们厌倦了。此刻克利斯朵夫已经走得那么远,再也听不见留在岸上的人的叫喊。在激流澎湃中,他只听见孩子的平静的声音,——他用小手抓着巨人额上的一绺头发,嘴里老喊着:“走罢!”——他便走着,伛着背,眼睛向着前面,老望着黑洞洞的对岸,削壁慢慢的显出白色来了。

早祷的钟声突然响了,无数的钟声一下子都惊醒了。天又黎明!黑沉沉的危崖后面,看不见的太阳在金色的天空升起。快要倒下来的克利斯朵夫终于到了彼岸。

于是他对孩子说:“咱们到了!

唉,你多重啊!孩子,你究竟是谁呢?”

孩子回答说: “我是即将来到的日子。”

我觉得,静静地在夜阑人静喝一杯这样的酒,想想自己肩膀上的那个“小孩子”,比“来来来,大家都来尝尝这瓶世界老大酒”,然后发个朋友圈装逼,要有意思得多。

你说呢?

版权声明:本文由原作者授权酒斛网发布或翻译,内容版权属于原作者,非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申请授权请联系我们

微博评论

分享长微博

右键另存为下载到本地

分享长微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二维码由 Jiathis 提供

分享长微博
返回... 打开微信,点击界面右上角魔术棒,选择“扫一扫”,手机上打开后点击右上角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