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道
首页 酒斛网

顶级葡萄酒产区的成功,离不开这些山

ZOILF 2017.08.01
不知道说起葡萄园的风土大家会想到些什么,是远古留下的白垩土?还是得天独厚的陡峭地势?小编我最先想到的,可是那些葡萄园边上同样重要的山啊(那么大一个,好意思忽略吗?)要知道,它们的存在可不仅仅是为了给葡萄园增添美色,它还直接影响了葡萄园的微气候,从而进一步影响到葡萄的成熟度和风味。

今天就让来我们看一看,这些快乐又幸福的葡萄园身边的坚忍守护者吧!

南阿尔卑斯山脉——新西兰的“防水墙”

在新西兰的南岛,葡萄酒产区几乎全部位于南阿尔卑斯山脉的东边,究其原因,俩字儿:降水!

新西兰是一个被太平洋环绕的国家,属于温带海洋性气候,终年受潮湿的西风影响。而且,在新西兰的西边还有澳大利亚,这块暖和的大陆带来了温暖的洋流。就这样,暖流加上西风,给新西兰带来一大波降水。

要知道,葡萄种植最怕的就是超多的降水,水一多葡萄就容易腐烂,根会烂、果子会烂,还会滋生真菌疾病,影响葡萄成熟,稀释葡萄风味,影响开花和坐果……那新西兰的这些葡萄园怎么办?这时候,南阿尔卑斯山脉就赤裸裸的诠释了,什么是真正的分水岭。究竟效果明显到什么地步,请看下图:

震惊!额,不好意思,我不是UC震惊部的。在南阿尔卑斯山的西面,年降水量多达4000mm以上,感觉整个泡在了雨里,而在其东面,降水就正常多了。所以说,受南阿尔卑斯山的影响,西风带来的降水大部分被阻挡在山的西边,因此东边的葡萄园并不会受到影响,这也是为什么新西兰的葡萄酒产区大多集中在东部的原因。

安第斯山脉——潘帕斯雄鹰之魂

看着雄伟绵长的安第斯山脉,我不禁要感叹一句:这要是搁在中国,在古代那就是龙脉啊!而事实上,它确实就像一条游龙蜿蜒在南美的大陆上,从北到南隔开了智利和阿根廷两国。

同样是南半球受西风影响的国家,阿根廷的葡萄园也面临降水的问题,但安第斯山脉让酒农们不再忧虑。它不仅为葡萄园挡住了几乎所有的太平洋海风,还为葡萄种植创造了更加适宜的环境。

说起环境,这也就是阿根廷跟新西兰的差异了。阿根廷是标准的大陆性气候,降水量低,气候也更干燥,重点是大部分的葡萄园比新西兰的更靠近赤道,这也就是说,葡萄种植面临着另一个难题——高温。可我要说,有了安第斯,什么都不怕。因为安第斯山脉附近的葡萄酒产区有着夸张的海拔。我们都知道,海拔每升高1000米,气温就会下降大约6℃。而阿根廷北部产区的葡萄园,平均海拔就在1000-3000米之间,所以说,高温根本不是问题。同时安第斯山脉还可以为葡萄园提供雪峰融水来灌溉,对于阿根廷和智利干旱少雨的内陆地区的酒农们来说,这简直是生命之水。

安第斯山附近的酒农是满意了,那智利沿海的酒农怎么办?没关系,智利还有沿海山脉来挡雨(虽然挡的没那么多),为葡萄营造出了较为温暖干燥的生长环境,因此智利绝大多数的葡萄园都位于沿海山脉与内陆的河谷地区,例如著名的中央山谷。

阿尔卑斯山——不只是滑雪胜地

阿尔卑斯山脉与中国的喜马拉雅山,或是南美的安第斯山脉相比,没有那么高大宏伟,但它的作用却不容小觑。其独特的地势走向(东西走向),地势多样的支脉,使其对意大利北部和瑞士南部的葡萄园形成了显著的降温影响。同时它还是中欧温带大陆性气候和南欧亚热带气候的分界线。

对于意大利北部的产区而言,阿尔卑斯山还是一道天然的屏障,不仅使它们免受来自于内陆的严酷北风的侵害。特兰迪诺-上阿迪杰产区更是深入阿尔卑斯山内部的山谷,将葡萄园设立在斜坡上。由于海拔高,大陆性强,这里的葡萄园有着巨大的昼夜温差,这种环境对酿造果味清新、结构明晰的红葡萄酒和芳香清爽的白葡萄酒非常理想。

孚日山脉——一阿尔萨斯的暖宝宝

 

我觉得阿尔萨斯产区像个会酿酒的诗人,他依傍着孚日山脉种植葡萄,他面向莱茵河畔吟诵诗歌,他将复杂的地质揉碎在橡木桶里,再连同和煦的阳光一起,酿造出“贵族”品种的芳香。

孚日山脉位于阿尔萨斯的西部,是阿尔萨斯产区的“靠山”。因为孚日山脉为其阻挡了夹杂着降雨的强劲西风,使得阿尔萨斯成为全法国降雨量最少的地区之一(年均500毫米)。

同时,孚日山脉的阻挡使得这里的云层稀少,夏季有充足的阳光得以普洒在葡萄园里,使得葡萄能够获得更好的成熟,这也是为什么阿尔萨斯的雷司令、琼瑶浆和灰皮诺等葡萄酒要比德国和意大利的同类更为饱满成熟的原因之一。最后,山脉为葡萄园提供了斜坡,不仅可以远离坡地的霜冻风险和肥沃的冲击土,还能让葡萄沐浴更多的阳光。因此,阿尔萨斯的特级葡萄园几乎都位于孚日山脉东面的陡峭坡地上,而且这里的土壤变化多端,有花岗岩、黏土、石灰石、砂石、火山土等,可以给葡萄酒增添更加复杂的风味。

陶努斯山——上帝赐予的恒温箱

陶努斯山位于莱茵高产区的北边,它为该产区阻挡了来自北边和东边的寒风,使得冷空气无法进入莱茵高。因此这里的气候非常温暖干燥,保证了葡萄的成熟度,同时秋季的干燥凉爽又使得葡萄拥有较高的酸度。这里的葡萄园大都种植在斜坡上,方向朝南,这样可以接受更多的阳光,同时莱茵河反射的阳光也可以调节气候。这些都为莱茵高产区出产酒体饱满、果味成熟的雷司令起到积极地作用。

坎塔布里亚山脉——里奥哈的守护神

由于北大西洋暖流的光顾,使得西欧与北欧沿岸形成了典型的海洋性气候。而位于西班牙北部地区的里奥哈,在其分成的三个不同子产区中,阿拉维萨里奥哈和上里奥哈的气候受大西洋的影响较大,温和多雨,下里奥哈则受影响较小。

图中标出的就是坎塔布里亚山脉

大西洋天气也有恶劣的时候,早春时的湿冷空气,以及季风时节形成的强风,都会给葡萄园带来损失,幸好坎塔布里亚山脉将其阻挡在产区门外,使得里奥哈的气候更加适合葡萄生长。

世界上还许多山对葡萄酒产区有着影响,由于篇幅有限,不能一一列举,比如在美国的加州,有些沿海地区的群山使凉爽的海风和雾气吹不到内陆产区,因此形成了气候炎热的中央山谷产区。又或者南澳的阿德莱德山区和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的山区,其山地环境大大地降低了附近的气温。

有些产区虽没有直接带有某某山的名号,但我们仍能判断出来,像法国的罗纳河谷,葡萄牙的杜鲁河谷,澳大利亚的克莱尔谷等等,毕竟谷都有了还能没有山吗?只不过,这些山可能没那么高大雄伟,亦或者只能被称作“丘”(比如勃艮第的金丘~),可它们的存在都为微气候的形成起到作用,进而影响着葡萄酒的品质。

版权声明:本文由原作者授权酒斛网发布或翻译,内容版权属于原作者,非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申请授权请联系我们

微博评论

分享长微博

右键另存为下载到本地

分享长微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二维码由 Jiathis 提供

分享长微博
返回... 打开微信,点击界面右上角魔术棒,选择“扫一扫”,手机上打开后点击右上角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