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斛网首页 > 葡萄酒百科全书

智利与“佳美娜”葡萄的故事

来源 :《酒典》 作者 :文/托尼?阿斯普勒 译:Jan 浏览量:24465
37

某些葡萄酒产区会因为它们特有的旗舰葡萄品种而称著于世。例如众所周知的,新西兰以长相思、奥地利以绿斐特丽娜、澳大利亚以西拉、南非以比诺塔基、阿根廷以马尔贝克、西班牙以添普兰尼洛、加尼福尼亚以金粉黛、勃艮第霞多丽和黑品乐、安大略省以冰酒而闻名全球。

这些国家和地区充分展现了其特色葡萄品种的魅力;反过来,这些葡萄品种又强化了地方的特色,当地该类葡萄品种酿成的酒已成为衡量其它地区同类产品的标杆。

而智利却直到十五年前才真正意识到原来他们也有自己的旗舰葡萄品种。

这个发现就像一个侦探故事。1993年,智利酒类学家克劳德·瓦拉发现他办公室窗外的梅乐葡萄园有点不对劲。接下来多年,瓦拉密切关注园里的葡萄藤,从萌芽到收获,然后发现,有一些葡萄藤的表现迥然异于其它。他徘徊于葡萄园,研究葡萄藤的叶子和成长模式,终于发现一些葡萄藤的嫩芽是淡红色的,叶子上有五个小孔(重叠搭配就形成一张鬼脸),不像邻近的叶子那么绿、那么脆弱,背面也不那么毛茸茸。从这些有着鬼脸的叶子长出的葡萄要比其它葡萄晚两到三周成熟,到了四月份时,它们的叶子变成深红色——就像枫叶那样鲜艳灿烂。这应该就是第一个暗示:一定有什么东西错了。第二个暗示则是这些葡萄藤酿造的酒:它们根本就不像梅乐。

对于梅乐葡萄园里的这些特殊现象,智利几代酒民都解释为十九世纪中期从法国引入的最初的葡萄藤在智利的泥土上发生了突变。也就是,梅乐变成了智利的梅乐。酒农甚至还称之为“梅乐优胜劣汰的选择”或“佩乌莫的梅乐”(根据智利佩乌莫峡谷命名)。

但克劳德·瓦拉对这个解释并不满意,因此他联系了法国朗格多克-鲁西雍产区蒙特利埃大学的葡萄品种学家让-米歇尔·波里斯沃特。他是世界顶尖的法国葡萄品种专家。

1994年波里斯沃特飞到智利,与瓦拉一同行走在葡萄园里。这位法国专家一下子就承认了瓦拉多年来的怀疑——那些在秋天里变成红色的葡萄藤并不是梅乐。但那又是什么?

三年后,在检测了这些葡萄藤的叶子、树杆、果实和树根的基因指纹后,波里斯沃特的发现得到了科学的验证。那些言行举止如此与众不同的葡萄藤实际上是一种叫做佳美娜/卡曼纳(Carmenere)或Grande Vidure的稀有珍贵的波尔多葡萄品种。

波里斯沃特告诉瓦拉,佳美娜葡萄藤的叶子在秋天所变成的那种深红色相对应的法语词是carmin。1998年,智利农业部门正式认可佳美娜葡萄品种——它凭借自己成为智利的标志葡萄酒。

短短几年,这种不像梅乐的葡萄将会成为智利的国宝。

智利酒会(现在是智利葡萄酒组织的一部份)的总经理罗德里戈·阿瓦多那时就说:“佳美娜的发现是上天给智利的恩赐。我们有佳美娜,但世界其它地方却没有。”

但到底什么是佳美娜,为什么它要在将近150年后才得到应有的承认?

答案可追溯至许数个世纪之前。现在的波尔多市是在公元前300年左右由来自法国北部的凯尔特部落建成的,当时叫做Bituriges Vivisques。凯尔特部落在纪龙德湾的左岸定居下来,自称为“Burdigala”部落。这个名字在Burdigala部落被罗马帝国侵占后仍延用了几个世纪。当国王准许人们种植葡萄藤后,他们种出了以他们部落名字命名的葡萄品种Biturica。最早记录这种葡萄的是公元1世纪的老普林尼。随着时间的流逝,Biturica这个名字逐渐演变成Bidure,最后变为Vidure。在18世纪的波尔多,赤霞珠被称为小Vidure,而佳美娜则被称为大Vidure,这揭示了它们两者之间的品种相似性。事实上,第一款在安大略省零售店出售的佳美娜葡萄酒是贴以“Vina Carmen Grande Vidure 1996”这个标签的(那可能是因为“Carmen Carmenere”听上去太像一个笑话了)。

佳美娜葡萄酒最早是因为颜色的深度而在波尔多获了奖,但佳美娜葡萄是一种很难在寒冷潮湿的气候里成熟的品种。事实证明它是波尔多所有葡萄中最难顺利成熟的品种。即使是在智利那样温暖的种植区,它们也没法跟梅乐同时成熟。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最早运往加拿大的那批智利梅乐葡萄酒会有一种青椒的味道,就跟接近成熟的品丽珠那样。

很不幸地,这种葡萄属于易染病体质,那就是开花之后不能结果。因为这个缘故,佳美娜在波尔多酒农中失宠。十九世纪下半世纪,葡萄根瘤蚜摧毁了欧洲的葡萄园,佳美娜没有被重新种植。如今在法国只有十公顷的佳美娜。但智利在1850年左右就已引进了佳美娜葡萄,那时葡萄根瘤蚜尚未侵袭欧洲。当时富有的地主引进了波尔多葡萄插枝,并雇用法国的酿酒师开辟葡萄园来酿酒(这是历史上第一例“飞洋过海”的酿酒师。)佳美娜的插枝和赤霞珠、品丽珠、梅乐、马尔贝克、小维多的插枝一同来到智利,但佳美娜却被错认为是梅乐。因为智利逃过了葡萄根瘤蚜的肆虐(智利北面干燥的阿塔卡马沙漠、南面与之隔海相望的南极洲、东面连绵不绝的安第斯山脉和西面的太平洋保护了其葡萄免受葡萄根瘤蚜的侵害),中央山谷就成了“波尔多失落的葡萄”的温床。

时至今日,智利的酿酒师仍然对如何充分利用他们“本地”的葡萄而争论不休。许多酒类学家仍然认为佳美娜跟别的葡萄品种混合酿酒(就像它往昔在波尔多的角色那样)是最好的,因此佳美娜可以在智利最昂贵的葡萄酒中找到,例如Clos Apalta、 Altair、Montes Cabernet Carmenere Limited Selection、Casa Silva Quinta Generacion Red 和 Casa Silva Syrah Carmenere Rose。但如果你想尝试最纯正、不曾掺和任何其它品种的佳美娜,你可以尝试Conchay Toro Terrunyo Carmenere Peumo Vineyard 2007 或者 Casa Rivas Gran Reserva Carmenere 2008。它们简直是美妙绝伦。

小贴士:

智利并不是唯一一个生产佳美娜葡萄酒的国家。在意大利的威尼托区和富易里、加利福尼亚的的数英亩地和华盛顿的赖宁格酒庄都种有这种葡萄。加拿大第一款佳美娜葡萄酒产自于奥哥那根山谷的Black Hills酒厂。2005年Black Hills酒庄用三年树龄的葡萄藤酿出了75箱酒。其它两家酒庄Sumac Ridge和Twisted Tree也种有这种葡萄。

发表评论

杂谈 Authority sc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