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斛网首页 > 葡萄酒百科全书

2011年勃艮第哪家酒好?

来源 :FT中文网 作者 :zhuyejun 浏览量:30390
37

总体来说,2011年份的勃艮第(Burgundy, Bourgogne)葡萄酒在口感方面很好地体现了葡萄园间的差异。

在两周前的伦敦(London)葡萄酒品尝会中,有几百家勃艮第生产者带来了自己2011年份的葡萄酒供品尝。正如我所料,与我十一月在科多尔(Côte d’Or)品尝的顶级佳酿相比,这些酒在活泼性上逊色不少。

在2011这个年份,勃艮第的顶级葡萄酒将会因其良好的表现而大受欢迎,但产区内的非顶级葡萄酒则有些缺点——红葡萄酒过于瘦弱,白葡萄酒水感太重。我在伦敦所品尝的葡萄酒中,能够获得高分的寥寥无几,而且除了极少部分佳酿外,该年份绝大多数葡萄酒余香都不够持久。在从勃艮第漂洋过海来到伦敦的漫长旅途中,白葡萄酒在经受舟车劳顿方面表现得更好,可能是因为它们中的大部分都经过完全处理后才进行装瓶。红葡萄酒则在圣诞节(Christmas)前从橡木桶中进行取样,在通过喷硫进行稳定化处理后才装瓶——它们此次能够表现得如往常一样好实属奇迹。

如世界其他产区的霞多丽(Chardonnay)一样,勃艮第白葡萄酒在近年来呈现出非常有趣且很明显的发展趋势,那就是酿造得越来越清瘦。如此发展所造成的结果就是现如今想要品尝一款肥厚(fat)或是橡木味道比较重(oaky)的勃艮第白葡萄酒越来越不容易,2011年份已经算比较浓郁,但仍然骨干十足,香气紧绷。来自莫索尔(Meursault)村的让-马克•汝洛(Jean-Marc Roulot)在酿造伯恩丘(Côte de Beaune)白葡萄酒方面颇有天赋和心得,他表示,自己所酿造的2011年份葡萄酒的酒度介于12.5%到13.1%之间,而2010年份由于采收推迟得很久造成原料非常成熟,所酿造的葡萄酒酒度都超过了13.5%,有些甚至达到了13.9%,且从未添加任何人工糖分。

多亏有了美国勃艮第葡萄酒爱好者的支持,汝洛才能不断扩张酒园,除此之外,他现在还有条件来扩大自己的酒窖。除了汝洛自己以外,他的朋友多米尼克•拉冯(Dominique Lafon)也在不断扩展自己的事业。在莫索尔村的另一头,近来风头正劲的天才酿酒师阿赫诺•昂特(Arnaud Ente)也建造了一间品酒室,这间品酒室用“酷”或者“现代化”这样的词汇已经不足以进行形容,也许用“美轮美奂”更加贴切一些。我第一次来到他的酒庄时,所谓的“品尝区”只是厨房桌子的一角而已,而如今旧貌换新颜,一切寒酸已成过往——如此风云般的变换足以证明他在近一段时间有多么地飞黄腾达。汝洛和昂特两人在酿酒方面一直以来可谓是精雕细琢,而且我认为昂特的个性在其酒中表现得淋漓尽致,不论是基础等级的酒还是最高等级的酒,这种个性的表现性都很强。不过2011年份很特殊,田与田之间的区别大相径庭——即便是昂特所酿造的葡萄酒也是如此。

位于莫索尔的世界著名庄园让-弗朗索瓦•科奇-杜里(Domaine Jean-François Coche-Dury)和被誉为莎仙-蒙哈榭(Chassagne-Montrachet)“明日之星”的酒商(negociant)皮埃尔-伊夫•科林-莫雷(Pierre-Yves Colin-Morey)都擅长酿造精巧且适合陈酿的勃艮第白葡萄酒,在这两家生产者之处,葡萄酒风格将会沿着哪条路前进仍然是一个不可知的命题。让-弗朗索瓦之子拉斐尔(Raphaël)目前也在酿酒,酒名叫做科切(Coche),不过在酿酒方式上仍然沿着老路进行,所酿造的葡萄酒并没有越来越清瘦的趋势。酿酒圈中不乏苏联问题研究者(Kremlinologist),他们对俄罗斯人的口味了如指掌,而且也确实据此酿造出了稍重的酒体,但是这些葡萄酒在本质上还是保留着勃艮第纯净和持久的特性——无论是顶级的勃艮第白葡萄酒还是最基础级的阿里高特(Aligoté)品种酿造的白葡萄酒都是如此。在我拜访让-弗朗索瓦•科奇-杜里庄园当天,当地种植者组织了一场会议,会议中人们讨论的正是我在两周前撰文介绍的埃斯卡真菌。拉斐尔因参加该会议而并不在庄园,所以我在他们酒庄里进行的品尝由他的妻子莎莱娜(Charlene)接待,“陪同”的还有他们正处于呀呀学语时期的两岁儿子马特里奥(Mathieu)。马特里奥一定是从婴儿时期就开始接受葡萄酒的熏陶,因为据我的观察发现,他简直视酒窖如家,没有丝毫的陌生感。

尽管科切的勃艮第白葡萄酒已经全部被提前认购(而且是超量认购),但想要买到一款科林-莫雷的葡萄酒倒也不至于为时已晚。马克•科林(Marc Colin)之子皮埃尔-伊夫(Pierre-Yves)坚持自己的风格,只从手工采摘的种植农那里购买葡萄原料,在选择新供料商时也异常谨慎,因为质量永远是首要考虑的指标。皮埃尔酿造的葡萄酒和他本人一样浓烈,此人全心全意地投入工作,为的是让葡萄酒一年比一年好。与前面提到的天才酿酒师阿赫诺•昂特相同,现在的皮埃尔也不再把厨房作为品酒室,而是通过建设改造而开辟出更大的展示区来扩大其影响力。

皮埃尔-伊夫也从桑特内(Santenay)和沃内(Volnay)这两个产区采购原料来酿造红葡萄酒,而且试验性地采用沃恩-罗曼尼(Vosne-Romanée)产区著名庄园乐华(Domaine Leroy)的拉罗•碧姿-乐华(Lalou Bize-Leroy)所倡导的方式。这种方式需要极大量的人力投入,因为采收原料时需要通过手工来对葡萄进行逐粒采摘,保证果串上的梗不进入压榨环节。皮埃尔声称,在桑特内产区的百年老树上采原料时,仅仅三橡木桶的酒量就需要三十名工人耗费五个小时,辛苦和精细程度可见一斑,所以称这样的采摘方式为“痴人之举”(Madmen’s work)一点也不为过。当然,一分投入就有一分收获,他酿造的2011年份红葡萄酒要比普通的伯恩丘红葡萄酒浓郁得多。

法国最有名的酒评家(wine critic)们都很喜欢乡村大堂式的品尝会,但是皮埃尔-伊夫一直以来对这种品尝形式比较抵触,因此他的葡萄酒在法国的知名度并不高。肯特葡萄酒商(联系方式:+44 (0)1892 724977)是其推广渠道之一。与桑特内的让-马克•文森特一样,皮埃尔-伊夫在橡木桶的选择上非常挑剔,他是汝利(Rully)村小型桶厂沙欣(Chassin)的忠实拥趸,并且称沙欣为“真正的高级定制”(haute couture),甚至以拥有该桶厂定制服务为荣。

今年伦敦勃艮第葡萄酒品尝活动中的另一个可喜变化是福凌特酒业(Flint Wines)所代理的一系列产品。这次品尝会有超过二十家英国酒商参展,他们都希望通过品尝活动来说服客户对2011年份勃艮第葡萄酒进行投资。但是我发现这些酒商所代理的厂商重叠性太大,以至于如果没有品尝记录表(tasting sheet)的引导,来宾很有可能在不同的展位对同一款酒品尝三次。我在想,倘若真是这样,这场品尝会岂不是成了葡萄酒界的佩尔曼记忆训练游戏(Pelmanism)?不过福凌特酒业在参展的众多酒商之中算是鹤立鸡群,因为它为来宾们带来了一些新鲜血液,这些酒辨识度比较高,因为其口感更活跃(有些酒体更轻)。我得说,实在有太多美酒等着我们,尤其是2011这个年份。


欲查阅更多2011年份勃艮第葡萄酒的品尝记录,请访问JancisRobinson.com的紫色页面。


-------------------------------------------


2011年份值得推荐的生产厂商:


在我品尝过的一千余款葡萄酒中,这些生产者的葡萄酒令我不忍停杯。winesearcher.com上有这些葡萄酒的进口商信息,JancisRobinson.com的紫色页面上有品尝记录。


丹尼斯•巴切雷(Denis Bachelet)


巴罗•米约(Ballot Millot)


丹尼-朱利安•巴劳(Daniel & Julien Barraud)


亨利•博悦(Henri Boillot)(白葡萄酒)


希尔万•卡迪亚(Sylvain Cathiard)


大卫•克拉克(David Clark)


塔赫园(Clos de Tart)


科切-杜里(Coche-Dury)


布鲁诺•科林(Bruno Colin)


科林-德雷格(Colin-Deleger)


皮埃尔-伊夫•科林-莫雷(Pierre-Yves Colin-Morey)


杜罗切(Duroché)


康特•拉冯(Comtes Lafon)


塞巴斯蒂安•丹普特(Sébastien Dampt)


唐•杜哈克(Dom Dujac)


阿赫诺•昂特(Arnaud Ente)


唐•多格尼(Dom d’Eugenie)


让-菲利普•菲切(Jean-Philippe Fichet)


唐•付立艾(Dom Fourrier)


让-玛丽•付立艾(Jean-Marie Fourrier)


蒂埃利•格兰特内(Thierry Glantenay)


亨利•古基(Henri Gouges)


让•格里沃(Jean Grivot)


归同(Guiton)


伍德罗•诺埃拉(Hudelot-Noëllat)


雷米•乔巴赫(Rémi Jobard)


拉法日(Lafarge)


唐•拉马切(Dom Lamarche)


宇博•拉米(Hubert Lamy)


利尼埃-米切罗(Lignier-Michelot)


希尔万•鲁瓦切(Sylvain Loichet)


唐•德•蒙蒂耶(Dom de Montille)


贝纳•莫劳(Bernard Moreau)


克里斯蒂安•莫劳(Christian Moreau)


莫劳-诺德(Moreau-Naudet)


马克•莫雷(Marc Morey)


慕尼耶(J-F Mugnier)


米歇尔•尼龙(Michel Niellon)


乔治•诺埃拉特(Georges Noëllat)


希尔维安帕塔耶(Sylvain Pataille)


费尔南德-劳伦•皮约(Fernand & Laurent Pillot)


让-马克•皮约(Jean-Marc Pillot)


丹尼斯•波米埃(Denis Pommier)


唐•庞梭(Dom Ponsot)


唐•德•罗曼尼-康帝(Dom de la Romanée-Conti)


尼古拉斯•罗希尼奥(Nicolas Rossignol)


罗希尼奥-特拉佩(Rossignol-Trapet)


汝洛(Roulot)


唐•鲁米埃(Dom Roumier)


阿曼•卢梭(Armand Rousseau)


陶培诺-梅尔姆(Taupenot-Merme)


让•塔赫迪(Jean Tardy)


唐•德•第约(Dom des Tilleuls)


赛斯•特兰布雷(Cecile Tremblay)


奥雷利安•魏赫德(Aurélien Verdet)


福古耶(de Vogüé)


译者/马钊

发表评论

法国 - 勃艮第 Authority sc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