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葡萄酒、葡萄品种、产区、酒庄、国家信息
酒 款

产 区 

酒 庄 

葡 萄 

酒 款 

文 章 

首页 Home 德保利酒庄De Bortoli Wines 德保利风之谷霞多丽干白De Bortoli Windy Peak Chardonnay  

德保利风之谷霞多丽干白
De Bortoli Windy Peak Chardonnay 全国共有 7 个小伙伴喝过哦!

酒款概述 品鉴信息 酿造方式 所属酒庄介绍
  • 德保利风之谷霞多丽干白De Bortoli Windy Peak Chardonnay
  • 德保利风之谷霞多丽干白De Bortoli Windy Peak Chardonnay
  • 德保利风之谷霞多丽干白De Bortoli Windy Peak Chardonnay
1 / 3 张
白葡萄酒

参考价格 / CNY

¥236.50-264.00(2011)
下载论酒
品鉴信息 TASTING NOTES
风味:
酸度中等 丨 甜度干 丨 酒体中等 丨 回味中等
颜色:
柠檬
香气:
柑橘花香 、柠檬 、杏仁 、黄油
建议试饮期 :
2012-2022
配餐:
鱼类鱼类 贝类贝类 奶酪奶酪 坚果类坚果类 
适饮温度 :
12
酿造方式介绍 BREWING TECHNIQUE
在去梗和轻柔的压榨后,葡萄汁在低温沉淀,葡萄汁换到不锈钢桶中进行发酵,发酵温度控制在17℃内。
所属酒庄介绍 PRODUCER DETAIL

1924年,Vittorio De Bortoli(维托里奥.德.伯特里)离开意大利,来到澳洲这片大陆寻找新的生活。即使在他最远大的梦想里,24岁的维托里奥也不会想象得到,他,以后会成为缔造澳洲De Bortoli(德.伯特里)葡萄酒王朝的创造者。


抵达墨尔本之后,所剩无几的他,只剩几件衣衫、几个先令、无限的乐观和做苦工的能力;维托里奥坐上了去往Albury的火车,然后到了 Griffith(格里菲斯),那是个农场活特别多的地方。维托里奥来自意大利青翠的阿尔卑斯山脚下的Treviso地区,靠近Asolo的 Castelcucco。而到达的Riverina却是平坦的、焦黑的,如此让人震惊的反差和强烈的对比,是他怎么也想象不出的。他获得了一份农场的工作,但在艰难的岁月里,当他向农场主要求60便士,可以买碗骨头汤时,被告知农场主没有那么多的钱。他找到了另外的工作,在几个农场里做工,包括后来成为 McWilliam's Beelbangera Winery(麦克维廉姆斯酒庄)的Jones' Winery(琼斯酒厂) 。


1927年,维托里奥已经有足够多的积蓄,购买下了Griffith(格里菲斯)附近Bilbul的55英亩混种的果园。现在,Bilbul依然是这个家族葡萄酒生意的总部所在地。他未婚妻Giuseppina(杰索菲娜)的弟弟,Giovanni(乔凡尼),也从法国赶来澳洲,协助维托里奥。1929 年,杰索菲娜和维托里奥成婚。


1928年,葡萄种植过剩的状况意味着维托里奥不能售尽他的葡萄。这促使他酿造自己的佐餐葡萄酒。喝葡萄酒佐餐是欧洲的一种传统;但是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1920s),在Riverina和附近的Rutherglen,酿酒仅限于生产加强酒精型葡萄酒,如Port(波特酒)和 Tokay(托卡伊葡萄酒)。维托里奥是喝着佐餐葡萄酒长大的,没有好的餐酒真的让他难以接受;所以他为自己的家人和朋友酿些餐酒。这种有冒险意义的酿酒探索,最终扩大成为他生意的核心。


Riverina水果采摘的季节,在昆士兰收割甘蔗的意大利劳工,拜访德.伯特里的农场,来交流意大利的信息、喝葡萄酒。维托里奥很显然有酿酒的天分,因为当这些劳工们返回昆士兰时,便说服维托里奥放弃部分酿酒。鼓励他做更多的佐餐酒,为他们送去。这样,维托里奥开始带着他的葡萄酒探索昆士兰和北新南威尔士州。


当维托里奥经营他的农场时,杰索菲娜,所在的当地学校在实行英文和法文的课程交换;她从事一些书籍的研究工作。因才华、聪慧,她名气渐显。家庭的卓识,让她拓展到法国酿酒的书籍中去;她为维托里奥翻译。而且,他们有了三个孩子,Florrie(福洛丽), Deen(迪恩)和Eola(爱奥拉)。在三十年代的时候,这个家庭已经成为其他意大利移民的朝拜圣地了。


第一批压榨是在1928年,有15吨的Shiraz,装入两个900加仑的大罐里;在1936年时,已经扩大到二十个25,000加仑的容量罐了。一切都是手工完成,vintage时在酒厂工作的工人可达25人。葡萄的品种主要是:Semillon, Trebbiano, Doradillo, PedroXiminez, Grenache和Shiraz。


德.伯特里家族生意挺过了经济萧条期和艰难的战乱年代,虽然维托里奥有因苛刻的地方限额被关入狱一段时间;当时,葡萄酒的售卖数额受到严格限制。再后来,二战的爆发,恐惧和偏执充斥着当时的澳洲政府。许多德国和意大利背景的澳大利亚人,被局限在监狱的营帐里,或者他们的活动受到严格的限控。当时政府的新政策强制要求农作物和设备充公为军队所有。那是一段让许多移民都不堪回首的恐怖年代,维托里奥和杰索菲娜险些失去他们所创立的一切。战争结束后,社会渐渐恢复了常态;到1952年,酒上的配额已经解除了。消费之势蓬然而起,德.伯特里葡萄酒能够全身心地发展了。


1952年,这对夫妇15岁大的儿子,Deen(迪恩),加入了家族生意。Deen热忱于酿酒师能逐渐用到的机械和新技术。他是一个梦想家,看到葡萄酒作为一种大众饮品的潜力,他勤勉地工作提高生产力。到1959年,他已经将酒厂的产量提高到110罐,795,000加仑的生产能力。


然而,分销渠道是公司生存的根本。陈旧的许可证制度和受限的分销限制了葡萄酒售出Bilbul地区的数量。维托里奥用杰索菲娜的个人储蓄,购买了一份许可证书,使得公司可以在新南威尔士和昆士兰可以包装和销售葡萄酒。他们的女儿Florrie(福洛丽)和她丈夫Silvio(席维奥)担任设立于悉尼葡萄酒分销公司的经理。他们最小的女儿Eola(爱奥拉)和丈夫Ian(艾恩),在福洛丽和席维奥之后,接管了生意。当1979年维托里奥逝世时,姐妹俩继承了悉尼的资产,迪恩继承了Bilbul的酒厂。


在迪恩和他的孩子们的经营下,德.伯特里建立了在墨尔本、悉尼、布里斯班和珀斯以及海外的英国、欧洲和美国的销售渠道。公司以 Riverina为基础,同时扩张到其他优质的葡萄酒产区,包括Yarra Valley(雅拉谷), King Valley(帝王谷), Hunter Valley(猎人谷)。但遗憾的是,迪恩.德.伯特里于2003年10月26日突然离世。迪恩,因他的谦卑之怀、慷慨之心和对澳大利亚葡萄酒行业的卓越贡献为世人所爱戴、敬仰。他们家族在澳洲葡萄酒的历史上也注定要被铭记。